中国制造的特斯拉Model Y即将面世 蔚来汽车将面临最强烈的威胁吗

本月初,蔚来汽车发布了八月份的交付​​数据,当月交付了3,965辆,同比增长104.1%。其中,为ES6交付了2840辆车,为ES8交付了1125辆车。

从2020年1月至8月,蔚来汽车已交付21,667辆汽车,同比增长109.9%。

特斯拉最近还更新了其销售数据。根据中国乘用车协会(CPCA)的数据,特斯拉Model 3在8月份在中国售出11,800辆汽车,比上月同期增长7.2%。

尽管销量差距很大,但蔚来汽车创始人威廉·李·宾(William Li Bin)认为,蔚来汽车超越特斯拉并不难。

威廉·李宾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:“蔚来汽车用了三年时间,特斯拉从开始生产到批量生产再到交付Model S,总共花了九年的时间。”

就国内市场而言,蔚来汽车已经发布并批量生产了两种车型,即ES6和ES8,而特斯拉只有中国制造的Model 3。

它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正面竞争,因为NIO的主要重点是SUV,而Model 3的重点是轿跑车市场。

但是,随着即将发布的中国生产的Model Y以及NIO的大量生产,蔚来汽车将面临来自特斯拉的最大威胁。

9月2日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宣布了新车型启动前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(EIA)报告。根据最新消息,上海超级工厂的第二阶段目前处于最后阶段,这意味着中国制造的Model Y有望进入量产阶段。

这意味着中国制造的Model Y将准备进行批量生产。有人说,中国制造的Model Y的推出对蔚来汽车构成了巨大威胁。毕竟,Model Y定位为中型SUV,其预售价格与同时也是中型SUV的NIO ES6和将于年底发售的EC6一致。这个月的

可以想象,NIO ES6和EC6将在量产时与中国制造的Model Y并驾齐驱。

此外,随着Xpeng和Li Auto在美国上市,蔚来汽车也与蔚来汽车在同一页上,蔚来汽车在美国率先上市。

Xpeng发布了P7轿跑车以面对蔚来汽车的新型轿跑车ET7,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之间的竞争正在加剧。

**中国制Y型车即将问世**

一个半月前,特斯拉在第二季度收益会议上宣布,它将在上海超级工厂增加一条新的中国制造的Y型生产线,据当地媒体报道,该生产线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该生产线目前处于建设的最后阶段。

同时,特斯拉网站最近还宣布了Model Y的预售选项和价格,其中远程版本为488,000元人民币,高性能版本为535,000元人民币,并注明该模型已准备就绪,可于2011年投入量产。 2021。

这两则新闻报道都证实了同样的事实-中国制造的Model Y最早要到三个月后才能上市。

在中国,蔚来汽车,小鹏汽车和力汽车可以被视为特斯拉的竞争对手。

NIO,Li Auto,Xpeng-谁可能是下一个特斯拉?

Xpeng G3的价格低于Y型的预售价,因此这两种型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Y型竞争。

另一方面,蔚来汽车将是一个更大的威胁,因为威廉·李·宾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EC6正在与特斯拉的Model Y竞争。蔚来汽车在电池续航方面也将是更大的威胁,因为蔚来汽车将能够与特斯拉的Model Y竞争。

NIO的悠久ES6续航里程为490公里,而将于本月底推出的EC6续航里程为615公里,而特斯拉的Model Y续航里程为505公里。

在电池能量密度方面,蔚来为新EC6提供了70kWh和100kWh电池组,购买时供业主选择。

另一方面,特斯拉在Model Y的远程和高性能版本中只有75kWh电池组。电池密度是决定汽车续航里程的重要因素。电池的能量密度极大地决定了续航里程,因此NIO EC6在电池续航方面优于特斯拉ModelY。

当我们谈论电池范围时,我们必须谈论电池充电。

NIO在近6年的时间里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143个交换站,以确保其所有者的电池充电需求。

在这方面,特斯拉已在该国安装了360个增压站,并正在使用第三代充电技术。在充电方面,特斯拉比NIO更好。

在感官相机方面,Y型有8个,而NIO只有3个,其余4个是环视相机。

在计算能力方面,特斯拉使用自己开发的FSD芯片可以达到72 * 2Tops(计算能力单位),而NIO只有2.5Tops。

通常认为,实现L2自动驾驶所需的计算能力约为10 Tops,L3需要30-60 Tops,L4需要超过100 Tops,L5需要更多。

因此,当您以这种方式查看时,就自动驾驶辅助功能而言,Tesla Model Y优于NIO EC6。

蔚来ES6的价格在人民币358,000元至518,000元之间,而EC6也是姊妹车型,价格在人民币368,000元至526,000元之间,成为中国高端SUV市场。

Y型也定位为中型SUV,其预售价格与NIO的两个型号基本相似。

威廉·李·宾(William Li Bin)也许已经预见到这种情况的发生,上个月与CATL联手推出了一种车身不捆绑(BaaS)模型,该模型中汽车和电池是分开购买/租赁的,以进一步降低乘用车的价格壁垒。

最近有传言称,一旦中国制造的电池供应链完善,特斯拉也可能再次降低中国制造的特斯拉的价格。

尽管有关于特斯拉的所有争议,但毫无疑问,特斯拉在国内市场的品牌形象。立达汽车的创始人李翔曾经大声疾呼,特斯拉仅在445公里的续航里程上就击败了大多数汽车公司。

从蔚来汽车和特斯拉汽车的销量比较中也可以看出这一点。

根据中国乘用车协会(CPCA)的数据,2020年8月,特斯拉的Model 3以11,811辆排名第一,而NIO的ES6以2,840辆排名第六。

将来,Model Y发售时将成为NIO ES6和EC6的最强竞争对手。

然而,威廉·李·宾和蔚来汽车不仅受到特斯拉的威胁。

**中国新能源汽车赛车公司**

今年6月6日,在中国汽车界放映了一张照片。在照片中,威廉·李宾,何小鹏和李翔笑着坐在一起,这是新能源汽车初创公司第一层的三位创始人一起被见到的几次。

他们被视为同一领域的竞争对手,但他们仍然保持着亲密朋友的关系,威廉·李宾和何小鹏之间的关系尤其密切。

蔚来去年遭受了很多风风雨雨,包括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飞的离任,资本链断裂的风险被揭示,股价甚至跌至1美元。

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威廉·李宾(William Li Bin)于去年年底成为他许多朋友中“最可悲的人”的原因。

贺小鹏第一次在微博上转推了此“威廉·李斌,2019年最糟糕的人”,并支持威廉·李斌“决心继续前进,将看到曙光”。

李斌(William Li Bin)也支持何小鹏。

在今年4月发布Xpeng P7的现场直播期间,William Li Bin公开帮助Xpeng在祝福视频中脱颖而出:“如果要购买SUV,可以选择NIO和Hoptron,但如果要购买轿车,那么您必须选择P7”。

无论是朋友还是实际竞争对手,他们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中的紧密竞争都在进行中。

NIO联合创始人兼总裁Qin Lihong于今年4月在直播中表示,NIO正在加班工作以在今年年底之前发布新一代旗舰轿跑车ET7。该模型的原型是全电动概念车ET Preview,该车在去年的上海车展上亮相。

几乎同时,Xpeng还推出了下一代轿跑车P7,其续航里程达到706公里,超过了大多数汽车制造商,并具有L3级自动驾驶辅助功能。

业界将Xpeng的举动视为抢先于ET7抢先国内新能源双门轿跑车市场的举动。

随着Xpeng于8月成功登陆美国股市,NIO和Xpeng再次站在同一页面上,竞争不再局限于型号。

威廉·李·宾(William Li Bin)上个月发布了他的BaaS(电池到电池分离)解决方案后,Xpeng迅速采用了类似的电池租赁解决方案。

区别在于NIO的电池归与CATL合资的Battery Assets拥有,而Xpeng的电池最终归车主所有。

除了Xpeng之外,同样处于顶级地位的WM Motor也正在加快速度。

在蔚来汽车宣布推出新一代轿跑车ET7仅仅一个月后,WM汽车公司还推出了其首款全电动轿车概念车WM Maven。该车的续航里程达800公里,具有与ET7相同的L4自动驾驶辅助系统,并将于2021年投入量产。

这意味着NIO ET7随后将与Xpeng P7和Wima Maven在国内轿跑车市场上并驾齐驱。

**市场担忧**

“经过一年的重组,蔚来汽车重回正轨,从重症监护病房转移到普通病房。” 威廉·李·宾(William Li Bin)在​​今年第二季度收益会议上向媒体描述了蔚来汽车的现状。

根据2019年蔚来汽车全年财务报告,去年总收入为人民币78.25亿元,净亏损为人民币112.96亿元,年毛利率为-10.9%。在发布了今年第二季度的业绩之后,很明显可以看到,蔚来汽车已经逐渐摆脱了去年的困境。

蔚来汽车第二季度的总收入为人民币37.189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146.5%,占去年总收入的近一半。

同时,由于这一流行病,第二季度的交付量为10,331台,比去年同期增长190%。

同时,毛利率也从去年的负数变为正数,这不仅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,而且还实现了威廉·李斌在去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做出的承诺。

最重要的是,截至2020年6月30日,蔚来汽车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,受限制的现金以及短期投资为112亿元人民币。

现在看来,与2019年的情况相比,最近的结果给威廉·李·宾和蔚来汽车带来了早就应该出现的温暖感觉。但是,就像来自特斯拉,小鹏和其他汽车制造商的竞争一样,这也增加了蔚来汽车的压力。

除了来自特斯拉和Xpeng的外部威胁外,蔚来汽车内部也处于困境。

蔚来作为新能源汽车初创企业喜欢与传统汽车公司合作,分别与广汽,长安和江淮保持着合作关系。

NIO与JAC的不同之处在于,长安NIO成立之初就承担了整个领域的合作,从车辆开发,销售,产业链整合到三个电气系统的制造和开发。

对于GAC NIO,它仅专注于研发,销售和服务,不涉及车辆的生产和制造。

通过这种合作,尽管可以组建合资公司来开发和制造汽车,并扩展线下销售渠道以进一步扩大NIO品牌的市场覆盖范围,但也存在风险-传统汽车公司单方面不合作。

上个月,GAC NIO在北京举行了以“分手”为主题的演讲,GAC NIO首席执行官廖兵说GAC NIO不是NIO的分支机构,而是一个拥有自己品牌概念和研发团队的独立品牌。

如承诺的那样,长安NIO将在其2020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,它将收购长安NIO并将其纳入合并报告中。

早在两个月前,威廉·李斌就辞去了长安NIO董事长职务,仅占长安NIO股份的4.62%,完全失去了发言权。

这意味着蔚来汽车目前仅拥有江淮汽车蔚来汽车,但也失去了广汽和长安的产品研究支持和线下渠道支持。

“虽然长安NIO和GAC NIO之前表现不佳,但这也表明NIO将失去两个合作伙伴和两个更强大的竞争对手。” 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说。

更尴尬的是,随着EC6的量产,也许还与它的姐妹版ES6产生了产品之间的内部矛盾,毕竟,这两种型号的价格几乎相近,同时这两款车也被视为从该“相同的模具”,因为在外观上,除了EC6的“滑背”。“在外部,它在很大程度上相似。

到目前为止,自2014年NIO,Xpeng和Li Auto等新能源汽车公司崛起并在今年再次站在一起以来,整个行业已从选择阶段转向淘汰阶段。

对于蔚来汽车来说,Y型车的倒计时已经开始,威廉·李·宾(William Li Bin)没有时间为比赛做准备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